當前位置:首頁?>?詳細信息

“一帶一路”上的攀枝花精神

——記“攀枝花市第八屆勞動模范”朱志兵
來源:□ 白飛飛 發布時間:2019年05月13日 訪問量: A+ A A-

  4月25日,在攀枝花市第八屆勞動模范頒獎晚會上,有一位建筑工程師邁著堅定有力的步伐,走上了頒獎舞臺,他就是中國十九冶印度尼西亞OBI島鎳鐵項目經理朱志兵。

  朱志兵曾就讀于安徽工業大學金屬材料與熱處理焊接工藝及設備專業,2001年畢業,就來到了中國十九冶南京分公司,成為了“西部鐵軍”的一員,一干就是十幾個年頭。他先后參建了酒鋼、唐鋼、日鋼、蕪湖新興鑄管廠等三十多個冶金項目,成績斐然,其中蕪湖新興鑄管廠項目成為后來打開印尼市場的關鍵鑰匙。

  2012年,由朱志兵帶領的團隊僅用六個月時間,高質量完成了蕪湖新興鑄管廠新建1號高爐項目,創造了“不可能的神話”,該工程成功獲得了全國冶金工程用戶滿意獎,而業主方正是印尼OBI島鎳鐵項目業主——新興鑄管股份有限公司。

  印尼OBI島鎳鐵項目是南京分公司首個獨立承建的海外冶金項目。2015年6月,朱志兵踏上了前往印尼OBI島的征途,在經歷多日飛機、船舶、卡車等多種交通方式的換乘后,映入眼簾的是一座美麗但卻荒無人煙的原始小島,仿佛來到了50多年前的攀枝花。

  三塊石頭架口鍋,帳篷搭在山窩窩

  正值夏季,地處熱帶的OBI島白日氣溫高達40多度,夜間氣溫也僅僅下降兩三度,整個島嶼可謂一個巨大的蒸籠。在這個原始的島嶼上,幾乎沒有任何的基礎設施,基本的飲食和住宿也無法保障,朱志兵只能帶領項目部員工先行寄住在業主提供的簡易板房里。每個簡易板房大小不過20平方米,卻擠滿了8個人,悶熱的夜晚根本無法入眠。

  吃更是難題,印尼本地的菜肴大多以咖喱為主,分量又少,朱志兵和項目部員工剛來的兩個月常常餓肚子,去附近的農戶家里購買食物,也只能買到一些大米、南瓜和包菜。那時,板房旁邊一面被熏得黑黝黝的墻壁下,經常放著三口用鐵架子支起來的大鍋,一口用來煮稀飯,一口用來炒包菜,一口用來燒南瓜,這三種食物幾乎成為了當時唯一的選擇。

  睡不好、吃不飽、蚊蟲叮咬、腸胃不適,在這種異國他鄉的環境里,看著項目部員工一個個精神萎靡、臉色蠟黃的樣子,朱志兵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下定決心一定要解決食宿問題。

  在安排好身體不適的員工后,朱志兵親自帶領幾個年輕小伙子去附近村民家詢問哪里可以買到蔬菜、豬肉等食品,地形崎嶇,多是土路、山坡,村民家之間也相距甚遠,夜晚沒有路燈,只能選擇白天去,常常去一家就要走上大半天,太陽火辣辣地直射,裸露的皮膚早已曬得通紅,有幾次翻山越嶺地好不容易走到村民家,卻發現家中無人,只能折返或去下一家,等晚上回到板房里,才突然感覺到腳上針扎般的疼,原來磨出的水泡都已經擠破了。朱志兵心疼幾個年輕人,每次出去都盡量換人帶,但自己必須要親自去,“這些年輕人還小,又是第一次來國外,不跟著不放心啊”。找到食物采購點后,朱志兵又帶領員工把從雅加達運輸來的鐵板、支架等物資從岸邊搬到島上。因為營地建在山坡頂上,又沒有現成的道路,只能采取人拉肩扛的方式,一次次來回搬運,從島上到岸邊,都走出了一條磨平的道路。就像這樣,朱志兵親自帶領著項目部的員工一次次奔波在食堂搭建、物資運輸、大臨建設中,身先士卒,站在一線,用“三塊石頭架口鍋,帳篷搭在山窩窩”的三線精神,努力克服了項目開工前一個又一個困難。

  一座鋼城拔起來

  2016年3月21日,烈日高陽,一個背上衣服已經濕了一大片的身影正在綠色的筒體前大聲地指揮著,這一天是印尼OBI島鎳鐵項目最重單體設備——1號干燥窯筒體安裝就位的日子,而這個身影已經在筒體安裝項目現場足足呆了6天,這6天,除了每天兩三個小時的睡眠,剩下的時間都在現場,晚上緊盯筒體焊接質量,白天指揮安全吊裝,這個身影就是朱志兵。

  這不是一次偶然的事件。理工科出生的朱志兵做事很有計劃性,項目開工伊始,就依據施工圖紙和現場狀況等實際將施工的大節點化成一個個小節點,力保每個小節點保質保量按時完成,就是他最重要的任務。海外項目七分算,三分干,因為物資采購周期長、交通運輸不便、人員上島困難,現場機具不足,如果做不好過程管控和前期策劃,項目工期肯定無法保證,用他的話來說:“把每一個小節點保住了,大節點完成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按時完成每一個小節點,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個夜晚,從遠遠的山坡望去,那一排板房里總有一點光芒在閃爍,光芒來源就是朱志兵的房間。夜晚燥熱,回到板房的朱志兵都是趕忙拿盆從樓下接水洗個臉,對他來說,洗臉不是準備休息,而是抖擻精神,準備繼續工作,在昏黃的燈光下,朱志兵攤開圖紙,仔細研究后天施工部分大概需要哪些機具和物資,然后把思路詳細地寫在筆記本上。第二天,在處理完需要簽字蓋章的各種手續后,朱志兵就連忙趕到項目現場。整個項目現場很大,但是朱志兵力求每一處施工地點都要走到,通過親自去問,去看,去摸,確保施工現場了然于心。晚上,在每日召開的物資、機具協調專題會上,朱志兵就當天項目物資、機具使用的實際情況以及第二天的計劃思路向大家通報,傾聽員工的意見和想法,然后綜合分析,拍板定下第二天的工作方案?!绊椖抗て谀敲淳o,時間每一分都耽誤不得,必須要提前想好思路,能讓員工及時提出意見,才好快速做出決定”,每一次高效的協調會都承載一夜不眠的辛勞。但總有物資、機具跟不上,進度滯后的情況出現,怎么辦?拼搶工期,晝夜輪轉,朱志兵從來都是站在項目施工一線,施工人員到幾點,他就到幾點,拼搶幾天,就呆在現場幾天,“一定要盯死在現場,有問題才可以趕快解決,必須不惜一切完成節點”。就這樣,2016年3月21日,在經歷6天晝夜不息的拼搶后,干燥窯筒體安裝順利就位,同年5月11日,1號礦熱爐封頂;9月3日,進入全線聯動試車階段;10月29日2號線正式投產。朱志兵帶領的團隊僅用了12個月就建成了印尼OBI島兩條礦熱爐鎳鐵生產線,在“千島之國”印度尼西亞,書寫了“中國速度”,履行了“西部鐵軍,業主放心”的莊重誓言,一座鋼城在他們的努力下拔地而起。

  遠離故土,無私奉獻

  自2015年6月前往印尼后,朱志兵就很少能夠回家了,呆在島上最長的時間有8個月之久。他和妻子形成了一種不會明說的默契:他不講工作的困難,她不講生活的辛酸。有一次,因家中漏水,幾次找維修師傅都查不到原因,朱志兵的妻子就只能自己拿水泥簡單涂抹了一下墻角的縫隙。朱志兵回來后看到涂抹的痕跡還問“哪里請來的師傅,這手藝可不行”,妻子笑笑說:“就是我這個手藝不行的師傅摸的”,朱志兵頓時難以言喻心中的感受。

  朱志兵的兒子現在已經讀小學五年級了,之前,他從印尼回家給兒子帶了一些貝殼海螺,他沒想到兒子就寫了一篇關于海螺的作文,其中有一句話是這樣寫的:“我忍不住把大海螺放在嘴邊,輕輕地吹了一下,‘嗚耶……’聲音唯美悠長,‘海的聲音’把我的思緒帶到了遠方,我想,爸爸這時一定能聽到我吹海螺的聲音,收到我對他的思念和祝福?!?/p>

  常年在海外無法歸家,朱志兵心里一直存在對妻子和孩子的愧疚,但為了“一帶一路”項目建設,為了“西部鐵軍,業主放心”的承諾,他只能選擇遠離故土,砥礪前行。

  艱苦創業、開拓進取、無私奉獻,朱志兵將青春和熱血灑在印度尼西亞OBI島這個曾經荒蕪人煙的小島上,拔地而起的鎳鐵鋼城見證了他的辛勞與擔當。

  朱志兵,雖不是攀枝花人,卻有著攀枝花的“魂”,他,就是“一帶一路”上攀枝花精神的踐行者。

打印 關閉
优乐国际娱乐官网
<del id="lljdt"></del>
<cite id="lljdt"></cite><ins id="lljdt"></ins>
<ins id="lljdt"></ins><ins id="lljdt"></ins>
<ins id="lljdt"><noframes id="lljdt"><ins id="lljdt"></ins><ins id="lljdt"></ins><ins id="lljdt"></ins>
<ins id="lljdt"><noframes id="lljdt">
<ins id="lljdt"><noframes id="lljdt">
<ins id="lljdt"><noframes id="lljdt"><ins id="lljdt"></ins>
<cite id="lljdt"><span id="lljdt"></span></cite>
<ins id="lljdt"></ins><ins id="lljdt"></ins>
<ins id="lljdt"><noframes id="lljdt"><cite id="lljdt"></cite>